李平生 官方网站

http://lipingsheng.zxart.cn/

李平生

李平生

粉丝:844626

作品总数:10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生于福建省,中国青年漆画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网签约画家,中国画院画家,当代名家书画院院士,山水研究院专业画家,国家二级美术师,天津青联委员,中国画坛百杰,专业技术拔尖人才。选派赴...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留言板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5933209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漆画创作的独特性与多元性

      来源:李平生博客

      中国漆画的生成经历了漫长的孕育过程,几千年漆艺传统的丰富土壤培植着漆画从母体脱胎而出,经进漆画家的努力,它的独立地位在六届全国美展上得以确立。十六年过去了,漆画的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漆画创作队伍有了扩大的趋势,地域性的、群体的、个人的风格正在形成。漆画作品有了一定的新面貌,尽管进步不是很显著,但是,与其它大画种相比,漆画的进步还是较快的。
                                  漆画创作的基本要素
      漆画的创作规律与创作要素与其他画种基本上是一样的,具有艺术创作共有的规律,各画种因各自材料技法与绘制手段的不同,使共同的创作规律在不同的物质媒材上得到了不同的表现,这也就是油画成其为油画,中国画成其为中国画,版画成其为版画特殊个性的成因,漆画因特殊的材料工具与繁复的绘制技法的制约,产生了区别于其他画种的独特的创作方法与绘制手段。
      本人赞同乔教授说的绘画的三要素:精神内涵、形式仪表、材料技术。精神内涵是首要因素,即绘画是人的精神产品,是作者对社会生活和自然景物的认识和感悟,这是作品的灵魂,是作品的核心。我们平常所说的内容、思想、主题、题材、立意、意境、内涵。。。。。。都属于这个范畴,这是绘画作品的首要因素,绘画的第二要素形式仪表,则是视觉美感,第三要素材料技术,即驾驭材料的水平,效果,现代常说的“肌理”,即属于这个范畴。
      作品一定的思想内涵,源于画家对生活的观察思考与体验,源于作者内心对世间万物的审美取舍,在作品中应该能够闪现作者的审美追求并引起观众的共鸣,这需要作者在灵感闪现初期充分体验感悟的激情,需要在创作的构思构图阶段,有持续的感悟冲动并驾驭这种冲动,寻找最能体现灵感本质的表现手段与形式美感。需要在制作阶段暂时抑制冲动与激情,通过理性的控制和艰辛的劳动来表现自己最感性的东西:需要以材料的制作特点,理性安排绘制程序与计划实施手段,就如漆画典型的堆高预埋一样,理性的预埋源于情感,为情感的宣泄预埋下理性的底蕴,暂时的情感抑制是为情感的渲泄提供足够的能源与动力,为情感的渲泄提供坚实的基础与表现的更多可能性。因为在预埋以后加上中层髹涂上层罩明打磨,会使预埋的底层与中上层产生丰富的表现可能性,在这个时候,才可以发现思想内涵的深度与广度是否通过激情的把握与理性的设计得到较好的体现,三要素的有机结合可以丰富创作者的情感渲泄,这是感动作者本人与感动观众的前提条件。
      在三要素中,材料技术最能体现画种的特色,对于漆画来说尤为如此。在漆画的看家材料中,天然大漆作为主流用漆具有其独特的魅力,它的合理使用使漆画具有其它画种不可替代的材质美感,大漆丰富的表现技法可以说是漆画有别于其它画种的主要方面。传统漆艺留下了千锤百炼的材料技法,使当今的漆画作者受益匪浅。
      天然大漆的红棕色与黑色构成了漆画的传统主调,它的美感使许多漆画家努力保留与发挥这种特色,这是漆画材质特色的灵魂与骨架。天然大漆的半透明使漆画材质特色发挥的同时制约着漆画的色彩与技法组合。漆画是一门苛刻的艺术,材料的制约使漆画家要用多于其它画种画家一倍以上的时间精力来完成一幅作品。画家必须用材料来思考,在完成构思构图等一般绘画的要求之后,还得用大量的时间思考合理使用材料技法与绘制程序;如何主动接受与支配漆的属性制约,进而摆脱制约,使漆画的绘制成为一种自由的,有趣的活动,而不是一种枯燥乏味的累得半死的苦差事,使漆画表现进入一个自由的王国。
      当然,在这个要素中,并不仅仅包含天然大漆及其材料技法,与天然大漆属性相近的腰果漆,合成漆也是漆画很好的物质媒材。既有高度透明的聚酯氨酯等化学漆的合理运用,也开辟拓宽了漆画媒材的使用范围,漆画用漆的透明性可根据作者与作品的需要自由调配。同时,由于聚酯聚氨酯等化学漆能与天然大漆很好配合,不仅丰富了漆画用色的选择,同时在某种情况下也解决了漆画的干性问题,加快了漆画绘制的速度。绘画三要素的融合将会使漆画创作活动产生更多更好的作品。

                                  漆画创作表现的可能性
      程向君教授在讲到漆画创作时,也讲到了三个方向的问题:技术与艺术、漆画语言的把握、审美趣味。这于乔教授的绘画三要素有异曲同工之处。传统漆画讲究题材、意境、趣味、尺度、比例以及画框的选择、强调诸方面的和谐统一,在实践中掌握诸方面和谐统一的主动权,注重度的把握,把对生活的认知转化为对艺术的认知,在这种个人创造的把握中,技术的含量很高,技术的含量往往高于艺术含量。现代漆画不仅仅讲究技术,更讲究手段,介入了现代科学技术。
      漆画语言是什么呢?有理论家说:漆的语言就是宜漆性,所有适宜漆艺术表现的就都是漆语言。这是一个需要漆画家们艺术创造过程中不断理解与发展的认识。老一辈漆画艺术家已经确立了漆画的地位,留给年轻一代漆画家的任务就是如何将漆画提高一步。将漆画放在大美术当中,获得与其它画种平等的地位并不断发展提升。
      在溱画的发展过程中,作者的审美趣味对作品的成败与个人风格的形成是重要的。有人善于发挥材料美感的优势,有人以画面的趣味见长、以巧见长、以拙见长。每个画家都应有自己的审美特点,一个画家最可怕的是一辈子都在做同一件平庸的事。
      漆画表现空间特别大,一是表现形式的空间,在一般的思维定势中,漆画装饰性的小情趣的小品画较多,现代漆画应该多注意有份量的题材。更多的关注当代现实生活,更多的注入当代人的思想感情与思维观念。漆画创作要进入更能体现艺术本色的东西。技法上要讲究,但不能只停留在技法上,要多研究表现上的东西,多研究表现的手段,作品表达什么是最重要的。
      漆画表现的可能性具有丰富性与创造性,构思以后的画稿是一个蓝图,是提示,漆画绘制不是复制画稿,漆画的绘制要具有主动精神,要具有画家自己的个性特征,不要被动的复制画稿,随着绘制的进行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效果,要有主动支配的精神,有些画稿其它画种也能画出更好的效果,怎么办?只有充分发挥漆的特性,充分利用漆的材质语言,做出其它画种画龙点睛不出来的效果,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漆画。
      溱画人物的表现同样也具有发展的潜力。人物画的表现方法与手段应该是多样化的。有不少的写实性人物基本在向照相式的写实靠拢。应该将个人的风格面貌融入其中,将主观的东西介入进去,具有个人的审美取向与个人趣味。写实性人物表现应该有多元化的面貌,希望有更多漆画作者对此进行探索与尝试。
      漆画表现的空间还表现在技法选择与材料运用上。综合材料的合理运用为现代漆画的表现手段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漆画前辈王和举老先生认为:传统漆艺为漆画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技法宝库,中国的漆艺源远流长,作为漆艺承载体的漆器是漆画的母亲。漆艺一直延续到今天是人类文化的一个奇迹,我们有责任将这一门艺术延伸下去,漆艺如果在我们这代人手中消亡,我们就对不起祖宗,但是,如果按照老一套延续做下去也是没有出路的,将漆画引向纯艺术的潜力是无穷无尽的。
      漆画技法表现具有多样性,在漆画绘制过程中的磨、刮、擦,再磨再刮再擦的表现技能,使漆画色层的丰富性与打磨的偶发性相结合,使画家的主动性与灵活性得以发挥,交叉运用不同技法及手段产生了预想不到的效果;使繁重的绘制过程增添了激情发挥的乐趣。蛋壳贴法具有自然性与生动性,不同粘贴方式辅以罩画磨产生不同的裂变效果与丰富肌理,辅之于酸性物质的腐蚀作用,改变蛋壳的高厚薄,在罩漆研磨,产生出蛋壳的显露隐含与漆层的厚薄,使蛋壳的材料特性得到充分发挥。应多样化地使用金银材料,金银材料有粗有细有箔有粉有点有面,使用的方式有干有湿有飘有洒有揉有吹,不同的材料特性与粘贴方式可产生的不同亮度折射和激励美感,或闪亮耀眼或亚光柔美。。。。。。还有其它综合材料的开发与使用,已知的未知的材料、技法的使用具有无限的可能性。。。。。。漆画绘制技能需要积累,需要不断实践,在实践中摸透漆的秉性,掌握漆干湿厚薄的规律,掌握多种技法先后程序的相互相成,在大量的实践中将规律性的东西、制约绘制可能性的特点变为自主的有意识的技能手段,这需要积累。积累成功的经验,积累失败的教训使之也成为经验。漆画制作需要激情,也需要沉下心来进行理性的思考。
      地区的差异,将为各地漆画发展贡献力量——带动各地区漆画的发展,形成更多的个人风格,形成作品的区域风格:福建漆画、北京漆画、四川漆画、江苏漆画、东北漆画、山西漆画、内蒙漆画、广东漆画。。。。。。各地的漆画风格形成,个人的、地域的漆画风格的形成将使中国漆画呈现多元化的蓬勃发展的状态,这将是一幅令人憧憬的漆画大发展的春天。
                                漆画的独特性与包容性
      漆画的发展需要独立的地位,也需要容纳百川的宽大胸怀,包容一切有利于漆画发展壮大的物质因素与精神因素。
      漆画的独立地位是一种客观存在,这种存在是因为漆画成为一独立画种,她不再是“其它”,不再仅仅是“工艺美术”而偶尔光顾“美术”殿堂,她以她特殊的不可替代的材料、工具、技法、绘制程序,以独特的艺术魅力有别于油画、中国画、版画。。。。。。在她发展的过程中,她已经历了早期阶段,正处于新的发展的起点上,就如同一个人经过了婴儿期与童年期,步入少年期,这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季节,一个充满希望的季节。
      独立是相对的,就如同个别离不开总体。独立不是孤立,不是自闭。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纯粹意义上的孤立画种。现代大美术的观念使用权各个画种的界限不是更严格清晰,而是日趋模糊。如中国画与油画在题材与形式、技法与色彩上相互渗透,相互吸取营养,各自产生了一大批全新意义上的中国画与油画,甚至在各画种中最具有独立地位的颜料与工具,也产生了相互借助的可能。
      漆画的创作思维与创作规律从根本上是与其它艺术门类一致的。因此,漆画应该能包容也能够包容其它艺术门类,比如:美术、音乐、戏剧、文学、诗歌等的创作因素。当然,漆的特色语言不能改变,这特色不是一成不变的,是不断在发展中丰富的。
      也许,有的漆画作品具有音乐般的美感,它使流动的音乐凝固下来。旋律与节奏的柔和与强烈、高亢与低回,音符与声波在漆液的流淌中回响——点点蛋壳与螺钿、片片金箔与银箔,如同钢琴与打击乐器敲打一个个音符,点密点疏点大点小就如同音符时值的长短与音响音量的强弱,构成了画面的节奏,疏密有致,长短相间。或者,在金银罩明的黄金般的调子中,可以聆听到大提琴温暖的低吟和小提琴激情的倾诉。而管乐雷霆万钧的嘹亮喷发寄托在激情变涂与大笔直挥之中——而这交响乐队的指挥与作曲就是漆画家自己。在此蛋壳已不是蛋壳,金银已不是金银。漆画家与音乐家的情感交融产生了共鸣,他们的艺术创造带给人们欢乐的颂歌与心灵的回响。
      也许有的作品具有戏剧般的情节冲突,影视般的时空闪回,文学般的深刻哲理,诗歌般的优雅朦胧......
      也许有的作品具有油画味,中国画味以及其它的暂且称为“味”的各种混合味......
      也许,有的作品什么其它的味都不是,只是漆画自己,最接近漆画本色的自己,这是一种不可言传的最高境界与纯粹的漆画之美,这是什么样的呢?这似乎有点可望而不可及,就象独立地位不可能绝对一样,这是一种追求的终极目标,也是一种不断努力的无尽动力。
      也许,我们应当更加热情地包容这一些“也许”,更为放手地进行自己的探索,在当代漆画发展的初级阶段,取得独立地位的漆画要内外开放,就要具有更大的包容性。
      也许,作为独立画种的漆画要有包容性的首要条件——作为漆画的创作本体的漆画作者,应该具有更大的包容性。作为一个独立的创作本体,个性与风格是至关重要的。个性意味着区别,没有区别何谓个性?个性越鲜明,与其它个体的区别就越大,作品呈现的面貌也就越丰富,这要求每个个性单体要包容其它个性单体,相互的差异才能产生相互的鲜明个性,这也就是艺术发展的生命力所在......写实包容写意,细腻包容粗犷,具象包容抽象,优美包容崇高......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才是春。在保留自身价值的同时,漆画要溶入到大美术的环境中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地位,在更广漠的肥沃土壤中吸取更多的养分。还没有兴旺发达的漆画事业,不能再次封闭自己,束缚自己,不要从狭义上去解读“独立”两个字,不要使深厚的漆艺传统成为漆画沉重的包袱,那是我们前进的起点与阶梯,漆艺传统不是漆画生存依托的全部,继承为的是发展,而不仅仅是继承。从远古走来为的是向未来走去。

                                  漆画的多重性与创新性
      漆画设计与制作的诸因素具有多重性,充满着辩证的关系。正与负、对与错、好与坏、黑与白、高与低、透明与不透明、必然与偶然、传统与创新......
      凡事都有个度,过了度会走向反面——好变坏、坏变好、对变错、错成对。事物多重性的位置会调个,诸如此类,在这个时候,多重性再次显示辩证的关系,必然的对与好有时会产生偶然的错与坏,而偶然的错与坏由于利用得当,又成为必然的对与好......这在漆画的设计与制作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当某个工艺过程没有按设计的形式出现,比如预埋罩明后的磨显磨过了,磨破了,但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此打住,或稍事调整将错就错,效果可能比预想设计的要好,甚至可望而不可及,说不定这失误会成为新技法的开端与雏形。偶然的失误成为必然的存在,偶然的不确定性的可再造性成为创作者接近必然的桥梁。过度而走向反面有时并不是坏事,利用得当可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从意外失误的失望中突变为惊喜,将错就错改变按部就班的原有计划,使偶然的失误向必然的存在跨越,在必然与偶然中闪现着人们智慧的光芒,体现着漆画的美,这也是漆画的魅力所在。
      黑与朱是漆艺中最美、最传统、最地道、因而最具代表性的颜色,具有神圣的不可撼动的地位。从几千年前漆艺的萌芽时期到今天,这种地位从未改变。。。。。。但如果都是一样的黑与朱,那将乏而无味,失去光彩与魅力。发挥到极致是美,弃之不用也能产生美。换换思维方式试一试吧,美在不懈的追求之中,创新在必然与偶然中,在多重性的变换之中可体会到漆画的创造与趣味。
      漆画技法的创新,就其根本形式而言,是指将新的技法,完美的工艺程序和新方式结合起来,体现于实际的操作。创新可能会产生新的材料、工具、技法、程序与表现领域,或者由于创作者的智慧闪光,对上述的旧有一切或部分进行富于想象力的重新组合。
      大型漆壁画要符合环境氛围的总体设计要求,这就要对传统技法进行某种变通,改变工艺制作的程序,以达到设计要求的效果,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台湾厅的大型漆壁画《武夷之春》、《双潭映月》的工艺设计与制作过程就是一次成功的实践过程。将莳绘上彩改为彩上莳绘,再施于透明薄彩,虽少了磨显的厚重,却多了高雅与清晰,很好地保留了漆粉漆屑的颗粒点状。多了点通透与灵秀,符合此类环境艺术设计的总体要求。
       当传统的技法不能胜任表现的主题时,变通和创造是必需的。世上的事物多在生长中不断完善、发展、改造自己,使自己适应新的环境。
      漆画要充分利用传统的成果,将传统中的精华部分延续下来,在这基础上一点点加以发展,发展不是数量的增加,数量增加不等于发展,重复前人的也不是发展,发展必须要有突破创新。漆文化的高峰在春秋,在西汉,后来没有超过,现在也不行,大家要努力,将漆画发展下去。
       我们今天所作的努力与探索,是传统延续的现在进行时,当今天成为昨天,即成为传统的一部分。历史,如大浪淘沙,除去糟粕存其精华,这精华就是传统!因此对于传统扬弃是必需的。我们今天对漆画传统的继承与创新,能够丰富传统技法的宝库,这是具有挑战性并充满乐趣的。